星期三, 5月 12, 2010

2010年IPMT的一些筆記摘要~Albert Schmidli的藥劑學介紹
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Doc?docid=0ASaDyBDNEnd8ZGZ4dDdrbnNfMzIxcXZ6a3NkcQ&hl=zh_TW
如果有學員想要一起編輯筆記,可以進入此連結編輯喔!

Albert Schmidli:
"人智學的製藥是在過程之中。"
常常聽到同樣的問題,本地的原生植物是什麼?要如何用本地的原生植物產生人智學的製藥,而不必依賴歐洲的藥品?

通常我們需要兩種,1.歐洲已經存在的,2.同時我們也要找本地的植物,看能做出什麼樣的藥物。當無法正確發音的時候,通常會感到不知道如何接近那植物。(我相信植物的名字,根據所處的地理環境與氣候中,也會有它特別的意義)

朋友會問:要如何用植物?
想想對象如果換成是人呢?你會有什麼感覺?這個時候人就會關閉自己,所以當我們這樣談論植物時,它可能也就會關閉了。

這個藥劑到底是什麼呢?

What nature prepeposed and human through insigh brings ot to it's finaled.
藥是大自然以它的特殊能力或智慧所展現的,人類透過內在的洞見,將之帶到終點,最後的結果。

能治療的藥不在那裡,而是在大自然的植物有一種潛力,如同每個人有他獨特的天賦潛力,所以每一種動物、植物都有牠的天賦潛力。

所以成為藥劑師,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有洞見,如果透過方法可以找到他的天賦,要試著去遇見植物,試著去認識植物要告訴我們的是什麼?這樣製藥就發生了,之後是要如何到終點。

人智學製藥非常複雜,一種植物可能會有48種的藥被製造出來,各有不同的功效。因為透過這個歷程,植物的潛力會出來,最後變成在醫生手上的罐子。醫生需要知道病人須要什麼力量才能繼續向前走,這是非常重要的過程。病人吃了藥,最後的過程才發生。

有很多種可能:
1.如果病人接受,他也從中學習,這個學習就此發生。我們希望病人開始這個歷程,同時植物的天賦會找到它回家的路,與大自然、人類重新合一,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,是一個歷程、方法、道路,也是一個關係的道路。

另一個問題是,這是什麼?(老師給大家看一朵被摘下的蘭花)
少了什麼?這樣還是蘭花嗎?

植物是依靠周圍的環境而生成的,所以要了解植物,要了解整個環境。如果你得到了人的DNA,你仍然是不認識他。
但是如果能了解人生命史...等,將會比較了解。所以透過科學的方式,我們沒有真的比較了解植物,科學把植物從環境中切割出來,隔離了。最後我們會獲得一個對植物的說明,是一個植物跟環境隔離的結果。但是植物是與環境共存的存在體,我們這樣做就會失去了真實性。實像是植物存在於環境中。

我愛科學,但是我知道它只是一個面向。科學是一個事實,但從生命的角度來看,與我們是無關的,因為它脫離了現實。我們在這裡,是因為我們對於實像有興趣,人智學可以幫助我們去了解。

製藥是一個很真實的過程,在此過程當然要面對真相,我是否了解大自然,用了正確的歷程來製藥?當醫生拿到藥給病人,是否有幫助就是一個真實。

人智學製藥:面對真相。

不要再問植物要如何用,你要對他有興趣,那就是愛。